湖北快3破解,湖北快3破解必中

日期: 中文 | |

首頁

您的當前位置: 首頁 >> 奇邁人物 >> 正文 奇邁人物
【園丁風采】致力構建中央蘇區學術研究的高地——專訪我校柔性引進人才、中央蘇區研究院院長蔣伯英教授
作者: 點擊數:時間:2017-05-02 09:17:22

2014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接見龍巖市老紅軍、“五老”同志、軍烈屬代表時指出:我們永遠不要忘記老區、永遠不要忘記老區人民,忘記就意味著背叛。習近平同志的重要講話,賦予了龍巖在中央蘇區新的內涵,突顯了閩西在中國革命史與黨史上的地位與貢獻。

2015年12月,我校成立中央蘇區研究院,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福建省優秀專家、福建省委黨校黨史教研部原主任蔣伯英教授受聘擔任研究院院長。近日,筆者就中央蘇區研究院成立的背景、已開展的工作情況以及今后的發展思路等對蔣伯英教授進行了專訪。

筆者:請問為什么來擔任研究院院長?

蔣伯英:2015年3月,鄒宇副校長和張雪英教授到福州來,跟我說,龍巖學院作為閩西唯一的本科高校,希望在學科發展,尤其是中央蘇區這個領域的隊伍培養、學術研究等方面有所建樹,學校黨委決定成立中央蘇區研究院,想聘請我來當院長。龍巖學院黨委提出這樣的設想,我很高興也很贊同。雖然我已經退休了,但我也還一直在做這方面的研究工作,退休后的大部分時間我也一直在編國家社科基金課題《鄧子恢文稿》。

我是江蘇人,以前對閩西的歷史一無所知,但我從廈大畢業以后,從1971年到1981年,一直在閩西工作,從古田會議紀念館到龍巖地區文化局,主要從事中共黨史史料和文物的收集研究工作。也正是因為這樣,我對閩西革命史從不熟悉、不了解,到逐步認識、再認識,對中共黨史和閩西革命歷史的研究慢慢成為我一生的職業和追求。一生中能夠做這方面的工作,為閩西的革命歷史和先輩展開研究,取得一些成果,我覺得還是很有收獲的。

我也過了70歲了,現在有這樣一個工作崗位,能夠協助龍巖學院把中央蘇區研究這個工作開展起來,我覺得可以做,也能夠做,特別是龍巖學院黨委已經下了這個決心,有這樣一種規劃和構想,我覺得還是很振奮的。所以鄒副校長在同我談這樣規劃的時候,我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我之所以樂意來,最重要的原因是希望閩西或者說龍巖學院能夠成為中央蘇區學術研究的一塊高地。高校不同于紀念館和黨史辦,高校在學科建設、人才隊伍、研究成果以及影響上應該更高。我覺得龍巖學院在這方面應該要有所作為。

筆者:成立中央蘇區研究院有什么意義?

蔣伯英:閩西是中央蘇區的所在地,龍巖市的7個縣市(區)都是中央蘇區縣。閩西占據了中央蘇區的大約五分之二,是中央蘇區核心地區,閩西在中國革命史中所占的地位相當重要,作出的貢獻也是毋庸置疑的。閩西不管從參軍參戰的隊伍、人民群眾的參與、蘇維埃政府的建立等都是中央蘇區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

對這一方面研究,雖然過去各地各部門也有研究,各地黨史研究機構和紀念館都做了不少工作,但作為高等院校,我們處在這樣一個區域的優勢上,我們應該有所作為,在中央蘇區研究上要作出我們自己的貢獻,多出高端專業人才,多出高質量的研究成果。

成立中央蘇區研究院可以聚合蘇區研究的力量,進一步深入研究中央蘇區與閩西紅色歷史文化,傳承紅色基因,加強紅色文化建設,積極發揮紅色文化在資政育人、建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促進老區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

?筆者:中央蘇區研究院成立以來,做了哪些主要工作?

蔣伯英:2015年4月,我就到學校來了,后面用了半年左右的時間協助學校籌備掛牌相關事宜、跟兄弟單位溝通等工作。在鄒副校長具體指導下,研究院執行院長張雪英教授具體負責研究院的各項事務,大家共同商量,共同討論,主要做了以下幾方面的工作:

第一是人才隊伍工作。研究院成立后,我們首先從人才隊伍抓起,向社會招聘博士研究生等高層次人才,后面我們引進了王瑞博士,還有兩個教授(副教授)因為跟所在單位沒有協調成功沒有來。最近,又有一位福師大博士跟我們簽了約,一位武漢大學博士已經達成了意向;另外,因為我們自己馬克思主義學院老師的專業跟黨史研究是比較接近,所以我也跟他們座談了幾次,做過一些輔導,大概有五六個老師有逐步轉向中央蘇區研究的意向,我也在指導他們申報這方面的課題,所以人才隊伍正在逐步建立起來。

第二是申報課題和取得的研究成果。這兩年來,我個人成功申報了1項國家社科規劃項目,申報了2項省社科規劃項目,主編出版了《鄧子恢閩西文稿》,還在《黨史研究與教學》《東南學術》等權威刊物和《蘇區研究》《龍巖學院學報》發表了4篇論文;已指導研究院人員申報國家社科規劃項目1項,省級社科規劃項目7項,其他省級項目3項。張雪英教授和王瑞博士也分別發表了自己的專著和一批學術論文,同時還承擔了本校一些相關的教學課程。

第三是我們自己舉辦或參加相關單位學術研討會。研究院成立以來主辦或承辦了4場國家級學術會議,分別是“多視域下的中央蘇區研究研討會”、“中央蘇區?紅色閩西”學術研討會、“鄧子恢同志生平思想”研討會和“紅色檔案與蘇區史研究新起點”研討會。此外,研究院的專家學者也參加了由江西社科聯主辦的“中共歷史進程中的蘇維埃革命”學術研討會等,并在大會上作主旨發言。通過這些學術研討會聯絡學術界,相互了解,相互推動,把我們中央蘇區研究院的旗子撐起來,旗號打出來,牌子掛出去,從而帶動我們自己的研究,擴大我們的影響,營造中央蘇區學術研究的氛圍。

第四是資料庫的建設。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時間越長才能做到藏書和資料的收藏量越多。目前,我們跟學校圖書館合作,購買的大型圖書存放在我們這,圖書館負責管理、編號。我們購買了一批圖書資料,比如《紅藏》《民國日報》。《紅藏》是建黨以來到新中國成立之前,我們全國已經出版的過去歷史上黨的大型歷史文獻。還有陸續出版的《中央革命根據地歷史資料文庫》等,我自己家里有重復的或不常用的一些資料我也拿過來了。這樣我們的資料庫也就初步建立起來了。

筆者:您覺得中央蘇區研究院以后要怎么發展?

蔣伯英:第一、是人才隊伍要繼續加強。目前如果按已有3個博士來算,那我個人認為,可以再考慮引進二三個博士,這樣隊伍就會比較完善;第二、研究院應該是學校獨立的、有特色的人文社科研究機構,建議要相對獨立,有獨立經費,以研究為主,適當承擔一點教學任務;第三、研究上要走高端。因為我們畢竟不是黨史辦、紀念館,也不是一般性旅游宣傳文化部門,我們既然是高等學府的一個研究機構,就應該發揮我們所具備的優勢,把中央蘇區研究院打造成一個高端的學術平臺,發揮學術引領的作用,成為省內外有一定影響的學術研究機構。

中央蘇區是中國的中央蘇區,是中國共產黨的中央蘇區,不是閩西的中央蘇區。所以研究的起點要高,視野要寬,要立足于全國的高度,立足于全國黨史的高度來研究中央蘇區。我們的選題、我們的成果,要立足于給中國共產黨提供一個很好的精神產品。我們拿出去的精神產品,不僅給龍巖市看,更要拿給福建省看,拿給全國的黨史界看。所以,我希望研究院專業研究人員能夠走出去,要走到全省去,走到全國的講臺上去。如果有一天,我們學校中央蘇區研究領域有3到5個高端教授,能夠在全國的講臺上發聲,而且發表的觀點和內容是有全國價值的。那么,我們龍巖學院對中央蘇區的研究就有成就了。

(來源:宣傳部 文:黃德民)

 Copyright 2014 龍巖學院  kyutie.com Reserved  閩ICP備05005465號    閩公網安備35080202350837號
學院地址:福建省龍巖市東肖北路1號  郵編:364012 郵箱地址:lyun@lyun.edu.cn  電話:0597-2795053(黨政辦)
舉報電話:0597-2793729   舉報郵箱:bgjiwei@lyun.edu.cn   郵寄地址:福建省龍巖市新羅區東肖北路1號 龍巖學院紀委


  • 龍巖學院官方微信

  • 龍巖學院校友會

  • 龍巖學院校史館